叽叽叽??

准备送给同班小美女的(。•̀ᴗ-)✧
滤镜真滴很优秀
学校的花花也很好看!

最近。期末考。如何。不务正业。合集👋
希望我不会挂科

他们…真好看٩( ᐛ )و
把他俩贴在一起只是因为感觉在互看!
尾巴上的元旦快乐!!

不要问我(*T▽T*)上色之后就毁了

吾生十七载有余,方知生死何距

真的很难过☹️☹️☹️

Ceylon:

若有来生,你我调转,我为你二十日不食。以赎今世之罪,以偿今世之债。


最近和家里闹了点矛盾,不是因为大学,也不是因为小说,更不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为了一个谎言。一个善意的谎言。
所以,我讲一个故事,一个最怕故事是经历的故事。
故事的主角,是“他”,不是“它”。


2007年,外婆和外公搬入奋斗了大半辈子换来的别墅里,同年舅母和舅舅结婚。
那时候小区刚建成不久,少有住户搬入,人非常少,物业管理不到位,门禁系统全靠手动,小区里不三不四的人非常多。
这个情况持续了许多年。


所以,2008年冬天,外婆和外公的住房遭到了入室盗窃。人没事,也没有丢失非常贵重的东西,不过确实有被吓到。一家子都非常庆幸。
当时舅舅正好回家,晚上住在三楼,经历了这件事之后,做了一个决定。


2009年暮春,舅舅抱回一只金色藏獒,毛色比金毛深,是棕金色,毛茸茸的,见人就叼裤脚,含手指头。那年我九岁,对这只养来目的是看家的狗,喜爱非常。


我给他取名——虎虎。
虽然有点土,对藏獒来说多少有点掉分,但意外地,他对给他取名的我非常好,甚过了每日喂他,牵着他出去走的外公外婆。
那年我九岁。


都说藏獒野性难驯,不听话,甚至有的咬死主人。父母不喜爱他,却也没有过多干涉。


那时候一小只的,只有我小腿一半高,我带他出去遛弯不上牵绳,路过的装修工骑着自行车路过,吹个口哨差点把他勾跑了,还好那时候我追得上。脖子上挂着小铃铛,一动就响。


后来长大了一些,有我膝盖骨那么高,我用化纤的遛狗绳带着他出去,力气可大,扯着我跑一路。绳子脱手了,他直奔着中心娱乐设施的几个孩子去了。
我有些吓到,那时他已经可以嚼碎煮熟的猪排骨,牙口非常好,要到了大概不是疫苗的事。
然后我提高声音叫他,隔着五十几米,他回头看我,停下来叼着绳子跑回来了。


养在院子里,就疯跑,把花花草草糟蹋了不少,于是就移到堆杂物的车库里去了。


2010年,外婆和外公老年活动,去版纳玩,四天的旅程。第一天舅舅在家负责喂他,也遛狗了。可第二天舅舅生意有事,要走,走的时候想拉他上车带他去,他不去,死拽活拉都不挪,不像平日里拉出去吃饭,说上车就上车。
最后只能把他留在家里,放了比平日更多几倍的水的食物。


三天后,外婆外公回家,他在平常一直待着的车库里。食物一点未沾,水喝了小半。车库里一丝异味也没有。
他三天没有排泄,只是因为小时候才来的时候在家里拉了臭臭,被外婆训了一顿,所以从此不在家里洒过一滴排泄物。


那时候,他四脚着地有165的我盆骨那么高,蹲坐比蹲下的我还高一些,后脚站立的时候,能把两只前爪搭在我爸爸的肩头。爸爸176。
力气特别大,野性也不小。外婆外公两人合力也要被他拖着走,遛狗的链子从半指粗的塑料,换成了直径8毫米的,一环套一环的铁链。


遇到行人就叫,遇到小猫小狗更是容不下。


冬天,外公一日晚归,外婆一人出去遛狗,下霜了,外婆穿着拖鞋,和他遇到一只野猫。他把外婆拽倒了,坐在地上。外婆坐下去了,他便不拽了,小心翼翼的蹭回来,顶着外婆,想帮外婆起来。被外婆训了。
后来,只要穿着拖鞋,谁也别想牵着他出去。非要换了鞋,不换他就叼着裤腿往回拽。


我放假回去,跟着外婆外公去溜,只要遇见野猫他要拽着去,我抱抱他的脖子,他就停下来蹭我,再也不拽。


2011年夏,暑假。我即将上初中。有一天晚上我在外婆家睡,听他对着对面那排连排的别墅叫了一整晚。第二天,对面一排房子,一共十二家,住了四家,连电视都给小偷搬走了。这边什么事都没有。


我曾经和外公外婆给他洗澡,他很乖,上沐浴露,泡沫进眼睛了也不乱咬,由着你给他冲洗干净。等洗完了,抖抖毛甩你一身水,还一脸无辜的来蹭。


2012年春,我初一下学期,和父母吵架,拿着钥匙跑到外婆家去。外公外婆睡得早,不知道我去了,我就跑到车库里,抱着他默默地哭。
他用脸蹭我,添掉我的眼泪,蹲坐着抬起前抓来,像是想抱抱我。他尽他所能安慰我。
那天,一家子找我跑了满城,我在车库里抱着他睡得多满足。


那时候,他能一口将生的猪腿骨咬做三截,却守着我睡了那么久,以至于父母发现我在车库里了,他都寸步不让地看着我,不让人来抱。


我家从不喂他狗粮,都是猪骨,牛肉,拌上饭,还要喂牛奶。外婆和我开玩笑,说养他比养我贵。


2013年9月,外婆查出心脏病,主血管堵塞95%,心脏搭桥手术后医嘱,不能用力,连重物也不能提。遛狗成了最大的问题。
同年十一月,舅舅和舅妈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妹妹出生。舅舅生意忙,舅妈身体不好,亲家远在另一个县区。需要外公外婆帮忙。
四年过去,小区里住户多了,治安好了,门禁智能化了。没有小偷横行了。
于是,他成了家里多余的一部分。甚至因为那些“野性”,成了一种家人的担忧——外婆不能用力拉拽提东西,小妹出生——他身上的一把子力气,和也许对孩子不利的细菌,让家人讳莫如深。


那时,我初三上学期。少有时间,抽身回家去看看他。


那年十一月的某一个周末,我坐在去外婆家的车上,兴奋的同父母讲起他,我想他了,到了外婆家,一定先去看他。
父母沉默了,用非常委婉的话告诉我,外婆外公把他送走了。送个一个家境很好的老板,去一个工地上做看护。那个人是舅舅的朋友,一定会对他好的。
我信了,也明白外婆的身体确实不能再继续照顾他,只要他还好好的,我也没有多闹腾。
只是晚上蒙着被子,悄悄哭了很多次。


后来,我问过外婆,关于他。外婆说,他很好,开始的时候绝食,后来外婆外公去看了一次,和他说了说,他就开始吃东西了,他那么聪明,是条好狗,能理解我家的苦衷。
我学习忙,外婆说,等我中考完,带我去看他。


2014年夏,我中考完了。想去看他,外公说,他被后来的主人带到西藏去啦,回到他来的地方去了,以后吧。
我信了。因为他本该在哪里。


此后,我不时想念他,也哭过,只是多少明白,这大抵是较好的结局了。


高中三年。


2017年,我小妹四岁不到,骗着外婆养小动物。从仓鼠养到蝌蚪,都死了。
今天下午,我与外婆一起去中医馆做治疗,与家里有相同年龄孩子的医师聊起来,便说了养狗的事。
外婆当是年纪大了,忘了我不知道那件事。


她说,虎虎——他被送给那个老板之后,绝食二十天,饿死了。
第七天,老板打电话给外婆——阿姨,这狗你们还是带回去吧,我给他喂牛肉,给他倒牛奶,除了水他什么都不沾啊。
外婆难过了很久,哭了很多次。下午和医生说起来,也泪流满面。她大概忘了我还不知道。


我知道外婆不能把他带回来,也顾念我学习,骗了我近四年。


我还记得他蓬松开花的尾巴,见到我就摇得停不下来;我还记得他的皮毛棕金色上浮着些黑,阳光一打油光水滑;我记得他在草地上和我玩闹,尖齿伸到我颈边不曾碰破我一点皮……
他聪明到绝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,却又那么笨……为了一家子抛弃他的主人,饿了二十天,绝食而亡。


我明白他终有一死,也明白家人无奈的选择,这是个无解的死结。
我那么喜欢他,喜欢到这样的地步。却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,没能善始善终,给他最好的结局。


我一直以为记忆这东西总是模糊的,所谓历历如昨只是夸张了。
然而写到这里,所有我写下的,我想起的,就是历历如昨。
我忘了这段文字我写了多久,也忘了我短短的这么点时间哭了多少次,泪水模糊了双眼连键盘也看不清,纸巾已经一堆。


我一直在想,13年的那个十二月。我背着书包往来于学校和家之间,身上套着羽绒服,13岁的少女一顿不吃就无心学习,饿得心慌。
他在工地四面通风的铁笼子里,日日盯着工地门口,靠着冷水撑过二十天,再也没有等来那个该去见他的人。


若有来生,你我调转。我替你在寒风中守望,我替你饮下冰水,我替你二十日不食,等不到那个最该来见你的混蛋。


然而,一切,已荒废。

你问问你的佛

嗷ovo
最近循环这首歌!青峰声音真的超棒(笔芯)